高尔夫“沦为”少数人运动 这公平吗?
分享到:

\

  我在厦门上学的时候,班上组织到厦门湾对岸一个海滩露营,当时海滩周边还处于未开发状态,景色纯朴而美丽,我们在那里狂欢通宵。

  毕业后不久,所在公司同事组织活动商量去处,我想起了那个“纯朴而美丽”的海滩。周末经过一番路上折腾,我把他们领到那里,一到傻眼了,那里已经整个被围起来进不去。转了半天,找到一个有保安的大门,上面标着“某某乡村俱乐部”,一问才知道这里已变成高尔夫球场,我们只能打道回府。在同事的一片埋怨中,我满腔怒火恨不得化成人肉炸弹:这么大这么好的地方,圈起来供少数为富不仁的家伙在里面玩乐,公平何在?

  若干年后,当我携着球杆、揣着租来的会员证、总共花了五百多元,走进这个球场“为富不仁”一圈后,终于在一个四杆洞的果岭上又见到了这片让我难以忘怀的海滩。海滩已不复纯朴,附近建成工业区和港口,又在移山填海,环境明显破坏,我甚至觉得多亏有这个球场,才守护住她仅存的风韵。

  高尔夫在当代中国虽然发展了三十年,但还是极小众的运动,据调查高尔夫消费人口刚过百万(核心人口40多万),占总人口比例万分之几,而韩国、日本这一比例约为百分之十。

  自去年开始的球场“清理整治”风暴以来,高尔夫业界包括职业球员中有人认为高尔夫受到不公平对待,但对于社会公众来说,当年我作为“愤怒青年”提出的问题恐怕还大有市场:占地如此大的球场,圈起来供少数人运动,这公平吗?

  公平问题的确纠结。对于当年那个被球场拒之门外的“愤怒青年”来说,把球场全部铲掉就是公平;对于如今体验过高尔夫魅力的我,球场适度存在就是公平;如果去问老虎伍兹,他可能觉得球场遍地开花才是公平。如果一个社会各个领域都充斥着此类相互冲突的公平观,显然不可能“和谐”。

  现代政治哲学关于公正问题,有一个广受认同的理论:当参与各方都不知道未来自己将要担任的角色时,制定出的游戏规则才合乎公正。也就是说,每个人在考虑社会问题时,要暂时忘掉自己的角色,不要处在什么位置、就主张对这个位置最有利的规则,多换位思考,这样你得出的结论会更接近于公平。

  一种美好事物,多数人享用当然比少数人享用更公平,越多的人享用当然越公平,所以,发展历来是解决公平问题的很好途径。如果中国的高尔夫运动将来能发展到像韩国、日本等国那样成为大众普及运动,公平问题自然就不存在。但如果因为高尔夫现在是少数人的运动,政策就压制它、口水淹没它,它就可能“沦为”更少数人的运动,最后的结果反而是更不公平。

马上建站